当前位置:首页 > Cms文章 > 正文

信用温州让百姓有实实在在获得感

07-25 Cms文章
  依山环水、古树簇拥,这里是千年古村落——永嘉县岩坦镇岩龙村,距离温州市区有两小时车程。
 
  见到村党支部书记季德寿,他正忙着带领村民修路、发展养殖基地,乡村旅游搞得红红火火。
 
  比岩龙村更红的是季德寿,他为还债打拼11年,信守承诺回陕西还清65万元债务,还归还银行已做核销处理的11笔贷款,获选“中国好人榜·诚实守信好人”,诚信事迹广为传播。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季德寿憨笑着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父亲从小教育我想做生意要先学会做人,欠债不还,不讲诚信,对自己没法交代,对信任自己的亲朋好友没法交代,更对温商没法交代。
 
  自1987年发生杭州武林门火烧温州劣质皮鞋事件,到2015年温州成为全国首批11个创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历经30余载栉风沐雨和烈火淬炼,信用与这座城市命运紧密相连,季德寿就是信用温州建设的一个缩影。
 
  温州通过打造全覆盖信用信息平台、创新“信用+金改”监管模式、构筑温州特色联合奖惩、塑造城市诚信文化品牌,有力改善了信用生态环境,让诚信成为城市的一种品格,让老百姓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信用信息平台全覆盖
 
  海量信用信息的归集与整理,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础,也是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的前提。
 
  温州是全国较早建成信用平台的城市之一,早在2006年就建立了温州市企业公共信用信息平台,率先打破“信息孤岛”,推进信用信息应用。
 
  近年来,温州创新建成个人信用评估体系系统,围绕“采信”“评信”“用信”“修信”四个环节,对信用平台进行升级改造,建成了温州市信用信息综合服务平台。
 
  在温州市行政管理中心九号楼南楼七楼办公室电脑前,温州市信用信息中心负责人杜永盛边演示边向记者介绍说,平台上的信息基本分三类,基础信息,守信信息及不良信息,目前,已形成以市级平台为总枢纽,11个县(市、区)子平台为节点的全市一体化平台,归集了359类4500多万条信用信息,有效破除了信用数据区域壁垒,实现全市范围内信用信息的共建共享共用。
 
  记者了解到,平台已在64个市级单位、11个县(市、区)和各级审批中心、民间借贷中心及“信用温州”网站开放信用信息“一站式”查询,在各类行政管理事项中应用信用信息,累计查询量达100多万人次。
 
  “平台还向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查询端口,实施贷款审批双查询制度,即查询人行征信信息和政府信用信息,按照信用状况给予企业和个人贷款便利,提升政府信用大数据服务金融信贷水平,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让农民对信用建设有获得感。”杜永盛说。
 
  家住苍南县宜山镇前河蒋村的蒋招结就是信用信息平台建设的受惠者,他开办了一家织皮筋作坊,因年初花了十几万元购买设备,但苦于没有订单,眼看资金链就要断了,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到哪里去筹措这笔关键资金?最终他找到了“富民融通”,获得2万元创业资金解了燃眉之急。
 
  鹿城农商银行大数据研究中心工作人员麻望琼介绍说,富民融通是温州首家互联网银行平台,在当事人授权下,实施双查询,通过温州市社会公共信用平台查询到蒋招结本人的社会信用信息,包括身份信息、农村医疗保险信息等,对他提供的情况进行核实,银行工作人员还去他居住地实地察看,核实无误后现场就给他办理贷款。该平台已为4.25万户城市居民、创业青年、小微企业提供近30亿元信用贷款。
 
  “信用+”改善金融生态
 
  2011年下半年,温州局部金融风波使全市社会信用体系遭受严重冲击,为重铸信用,推进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温州创新采取“信用+金改”监管模式。
 
  温州将“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作为12项金融改革任务之一,在全国率先出台《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主动采集民间融资信息,近四年来累计备案民间借贷5.6万笔,有效填补了这一领域的信用信息空白。
 
  走进位于鹿城区东明路的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两千多平方米明亮宽敞的大厅里一溜柜台,一面电子屏幕上跳动着一排红色的“利率指数”与每天更新的“温州指数”。
 
  “温州指数”是温州于2013年上线的民间金融组织非现场监管系统,运用大数据技术采集发布,归集了10大类近900家民间金融组织信用信息,实现对民间金融风险状况的持续监控和动态分析,提升监管效能。
 
  在大南街道开商铺的李先生正在中心提交资料,他想借一笔周转资金,中心工作人员通过信用查询系统了解他过去还款、纳税信用良好,很快就办好出借手续。李先生感慨地说,“过去都是向熟人借钱,靠的是人情面子,现在借的是陌生人的钱,靠的是系统里记录的信用指数。”
 
  温州还率先推出“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模式,对整村建立“草根信用”档案,有效激活农村32.3亿余元沉睡资产,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受到中央农办、国家农业部批示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中国人民银行在温州设立全国唯一一个地级市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温州以此为基础不断推出更多面向守信主体的“信易贷”产品,加快形成信用有价、守信受益的价值导向。
 
  在“信用+金改”模式引领下,温州金融生态环境得到改善,社会信用和银企信心不断回升。
 
  联合奖惩提高公信力
 
  近年来,温州先后出台《温州市失信黑名单管理办法》、《温州市企业信用联合奖惩办法》、《温州市信用联合奖惩对象清单》和《温州市信用联合奖惩措施清单》,通过奖惩并举,重塑信用环境。
 
  “这些制度的建立,保障了各项信用建设工作有章可循、有据可依。”温州市政府法制办主任谢作幸告诉记者,温州在全省率先开展“构建诚信、惩戒失信”专项行动,创新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府院联席会议制度,推动司法审判领域失信主体多部门、跨领域联合惩戒,同步推进政务诚信建设,不断提高政府执行力和公信力。
 
  6月20日上午,鹿城法院第一审判庭,一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在这里公开宣判,被告人张某、姜某拒不配合腾空,还设灵堂、堵过道,竭力阻止房屋拍卖,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姜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记者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温州法院惩治拒执犯罪不手软,移送、立案、追究刑事责任等指标均排名全省第一,打击拒执犯罪成案数量占到全省四分之一。2015年以来将13.5万余条失信信息纳入最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促使1万多名失信被执行人自动履行义务或达成和解协议。
 
  温州在惩戒失信的同时,突出区域信用与行业信用示范建设,建立“8·8诚信日”,打造“诚信一条街”,建设“网上诚信馆”,塑造诚信典型大群像,涌现出了替子还债的“诚信老爹”吴乃宜、千里还债的“诚信温商”谢岩斌、“山中居”无人值守诚信超市等一批诚信典型。
 
  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姚高员表示,“信用曾经帮助温州走出了区域产品质量危机,走出金融生态低谷,走出社会价值观的偏途,温州将始终持续坚守信用这个城市发展的基石,把守信激励进行到底,把诚信社会建设进行到底。”
 
  本报温州(浙江)7月24日电  
 
  短评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也是温州发展的立身之本,是无法从外部引进的战略资源,温州民营经济多年来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很大程度上归根于良好的信用环境。
 
  信用环境易破难立,把信用与一个城市的命运紧紧相连,是多年来温州人在市场经济风浪搏击中得来的教训,也是积累的经验,更是深刻的感悟。
 
  在长达30年的诚信体系建设实践中,温州深刻体会到,在社会各主体诚实守信的内生动力尚未形成之前,其行为自觉、价值取向和主动实践更多需要依靠外部激励来实现。
 
  在全国信用示范城市创建中,温州把守信激励机制创新作为创建的重要内容,积极将守信激励工作与市委市政府各大中心工作载体无缝融合,成功地将激励机制引入社会信用体系,通过借力政府大数据整合、“最多跑一次”改革及国家金融综合改革,着力建设支撑守信激励的信用信息大平台,推行激励守信的审批服务模式,开发激励守信的信贷产品,努力开创新时代温州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新局面,让信用之花在温州结出丰硕之果。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anaterra.com/cms/24.html